爱游戏下载:“偷”菜改“摘”菜:农场无贼寂寞犹在

12月17日起,根据文化部要求,开心农场、QQ农场等社交网站大受欢迎的“偷菜”游戏已改名为“摘菜”,虽然称呼有了变化,游戏本质还是不变。网友们照例可以在上班间隙,收自家菜后光顾其他好友的农场,摘得一朵玫瑰或几个南瓜……

网上农场似乎从此无“贼”,可网友们对“偷菜”依旧乐此不疲,“昨晚你‘偷菜’了吗?”这是时下不少年轻人见面时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对于这种暂时排解寂寞的游戏,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

【案例】

“摘菜班”初级学员:

不劳而获坐享其成

“呼!终于下班了。”上午11点半,供职于清远市某事业单位的白领钟颖不像往常跟着同事一起去吃饭,而是登录了QQ农场。虚拟农场一片金黄,蔬菜已经全部成熟了,钟颖迫不及待动起鼠标收起菜来。

“再看看别人的菜地”,钟颖不满足,点点鼠标“摘”起好友家的菜来……

看着自己的虚拟财富在变卖“摘”来的菜后不断增值,钟颖的嘴角也越扬越高,这种满足感已经盖过了前胸贴后背的饥饿感,彷佛那些跳跃着的数字已经变成银行卡上增长的真实财富。

由于刚玩虚拟农场没多久,钟颖不能像一些高级用户一样花钱买狗看管菜地,因此收菜总是十分勤快,“看好时间定好闹钟”。逢上实在走不开的时候,钟颖只能心疼自己的菜又被别人“摘”走了,暗想到时再“摘”回来。

钟颖称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偷菜”一说,“其实,无论什么游戏,大部分都是让人开心,让人打发时间的。偷,而且又不犯法,在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在网络上却能玩得如此尽兴,这就是这款游戏的魅力所在吧。”

为何如此热衷“偷菜”?钟颖坦言,以前下班后经常无所事事,对工作和生活的激情都在慢慢减退,而“偷菜”不仅充实了她的生活,还重燃起了她的生活激情。像钟颖一样,很多农场玩家都坦承游戏带来的精神满足,他们可以从QQ农场那里得到成功的喜悦,舒缓日常工作生活的压力。

“摘菜班”中级学员:

三更半夜梦中“作案”

夜深人静,人们都沉浸在美梦中不愿醒来。有一群人却成功抵制了睡虫侵扰,悄悄爬起床来,对农场里成熟的蔬菜伸出“黑手”……

既然“摘”仍为“盗”,盗就必须有“道”。深夜,当大部分虚拟农场的玩家都已经入睡时,也是最方便“偷菜”的时刻,玩家们最容易实现加分升级。那些忠实“偷菜族”就挑中了这个时机,不把每个好友的菜园都“偷”个精光不睡觉,要么熬到两三点“偷”完菜才睡,要么调好闹钟,半夜起来“偷”了再睡。

为了“偷”菜不顾生物钟被打乱,“偷菜族”的忠实度可见一斑。

“有一次坐我车上一个乘客,上车后就睡着了。途中手机闹铃响,他立马睁开眼睛给朋友打电话,叫朋友帮他收菜。然后正襟危坐直到朋友来电,告知蔬菜一颗不落收归仓库才见他继续放心睡觉。”老王是市区一名出租车司机,谈起“偷菜族”的“敬业精神”,他直言“想不通”。

大学生小希是开心农场的玩家之一,去年买了上网本,在好友的邀请下开通了开心农场,原本只是好奇试一下,结果一玩就到了现在,现在已经是65级的“高手”了。她告诉记者,QQ农场很让人“牵肠挂肚”,越到后头升级越难。“只要一种下菜就会整天想着什么时候要去收,害怕被人家偷了。每次上网,首先就会先去看看菜园,看一下菜可以收了没,别人的有没有成熟可以偷的,看到快成熟的还要在电脑前守着,一熟就立刻下手。”

“偷菜”使她认识了不少朋友。小希说,自己在学校几乎没什么朋友,而“偷菜”游戏拉近了她和大家的距离。游戏在同学之间很流行,买上网本的同学更是随身携带电脑,随时随地“无障碍偷菜”。

“摘菜班”高级学员:

帮人“偷菜”包月60元

近日,记者登录淘宝网,无意中发现,这种红火的偷菜游戏竟然催生了一种新职业———偷菜钟点工,不少人在淘宝网上开店铺,明码标价代人偷菜、抢车位。

“有了农场‘管家’,我终于可以放心睡觉了!”在清远某事业单位上班的小鹏肯定了偷菜钟点工的辛勤劳动,他的级别已经由原来的21级上升到了45级。

原来小鹏为了升值加分,经常半夜爬起来“偷菜”,接近年底单位事情多,小鹏忙不过来,看到自己的农场频繁被盗很不甘心,偶然看到网上有人专代人收菜“偷菜”,小鹏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付了费。

没想到钟点工果然信守承诺,不但把小鹏的“菜园”打理得井井有条,而且还帮他在别人的“菜园”中“偷菜”,小鹏又续交了一次费用,“干脆全程交由钟点工管理”。

据了解,雇佣网络钟点工“偷菜”的,大多是上班族。他们表示,平时工作比较忙,但是又放心不下自己的“农场”,所以就找人帮忙代管,而且费用也不是很高。

时下从事“网络劳务”的人群日渐庞大,“网络兼职”市场也日趋红火。记者在网上看到不少“网络钟点工”的信息,他们很大一部分是在校大学生。网络钟点工的工作比较繁琐,他们需要为这项工作专门制定详细的收菜、偷菜时间表,以防漏掉客户,一天需要十几个小时盯着电脑。一名网络钟点工告诉记者:“我们是按次收费的,每次1元,包括收菜、种菜、偷菜、杀虫、锄草,还可以提供包天、包月服务,随时帮忙收果实。”

记者在网上看到,“偷菜”服务大都明码标价,基本上来说,农场代收代种1元/次,6元包12小时内不定时采摘、除草、杀虫;如果是包月,价格则从20元-70元不等。

【专家解析】

“偷菜”的魔力在哪里?

偷菜,究竟有什么魔力?让人们如此迷恋不可自拔?有心理专家分析,偷菜可满足人的诸多心理需求:

满足随性玩乐的天性

偷菜不像魔兽等游戏那样复杂、血腥,操作起来简单易学,玩起来轻松自在。只需动动鼠标,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升级和“加薪”。想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极大地满足了人们随性玩乐的天性。而在等待庄稼成熟时的那份兴奋期待,对长期伏案工作或者紧张工作的人来说,确实可以释放压力,获得片刻的轻松与休息。

满足人们极大占有欲

人的占有欲是最难见底的,正所谓欲壑难填。在这个虚拟空间里,老老实实地种菜并不诱人,诱人的是一个“偷”字。偷菜以一种无须问罪的方式满足了人的占有欲,偷得越多占有得越多,心理上的满足感越强。偷菜得到的金币比现实中容易得多,让人觉得占有欲的实现也比现实生活中轻松得多。

满足不劳而获的心理

从心理学上讲,每个人都想不劳而获,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原始本能。不劳而获,在现实里是要受到理智限制和法律约束的,而在游戏里却可无拘无束地实现。生活中,即便付出很多艰辛的劳动,也不一定能有回报。而种菜、偷菜,只需要付出一点点时间即有收获。

满足回归自然的渴望

回归自然、向往田园是人们现在追逐的一个潮流,偷菜的过程正是养眼的过程,不同的菜地里种的不同植物,有蔬菜有水果还有花卉,到众多网友地里一边寻找可偷摘的机会,一边欣赏品种多样的植物,在伸手采摘的过程中也享受到一种走进大自然的愉悦和庄稼丰收的乐趣。

充实寂寞的精神生活

心理空虚的人、离退休的老人、闲赋在家的主妇等,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心理寄托,甚至备感孤单、寂寞,以此来打发一些闲暇的时光。特别是老人的休闲活动有限,缺乏感十分强烈,于是通过这种网络游戏来填补。

满足社交的情感需求

偷菜成了一部分人的社交手段,比如有些人还帮爱睡懒觉或过于忙碌的“闺蜜”打理菜地,不仅增加自己的经验值,同时也增进了彼此感情。在一些社交场合,大家只要提到“偷菜”就有了共同的话题,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谈工作时也更自然轻松。

【专家建议】

平衡游戏与现实

六成中小学生“偷菜”忙,温州40名公务员上班偷菜被处分,妻子凌晨偷菜被丈夫撵出家门,小伙子夜半偷菜引发耳聋,女子网上偷菜遭反对打掉亲爹门牙……

由“偷菜”引起的负面新闻屡屡见诸报端,有心理专家指出,网友热衷于“偷菜”虽有一定的减压效果,但过度沉迷,则有可能变减压为增压。

中国高级心理咨询师吕明表示,“偷菜”游戏之所以如此风靡,主要是游戏满足了玩家许多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愿望,在虚拟世界里得到了成就感和满足感,也宣泄了工作和生活中的负面情绪,适当地玩可以起到排解压力的作用,但是过度沉溺于“偷”,则可能会把释放压力转变为增加压力,导致出现失眠、食欲不振、神经衰弱等症状,影响正常交往和生活,“玩家要学会心理调适,毕竟作为一个游戏,只是用来‘减压’的一种方式,要适可而止。”

吕明说,作为成年玩家玩游戏应有限度,学会适当娱乐,空闲时间可以多亲近大自然,以减轻压力、放松心情。一些青少年玩家,因为经常受到各方面的约束和管教,而且这个年龄段对新鲜事物比较好奇,要尽量少玩此类游戏,提防潜移默化的影响,荒废学业甚至发生不良行为。

记者手记

“偷菜”:

游戏还是“被游戏”?

记者的一位好友担心被朋友嘲笑“OUT”了,赶在今年春天的末尾,也注册了开心网。买房子、买地、种菜、偷菜、养家畜、买奴隶……一发不可收拾,玩得不亦乐乎。

然而,游戏到后来,渐渐脱了轨,惊回首,猛然发现“偷菜”游戏已经吞噬了自己的光阴和其他爱好。偷的菜多了,魅力值上升了,网络中积累下千万乃至上亿的“总资产”,可那毕竟是虚拟的,在现实中这一切都是空的。但此时的他,已是沉没于“偷菜”的游戏中不能自拔,在工作中提不起精神,对原有的看书、体育等爱好也失去了兴趣。他自己感叹:玩心过浓业必废!

这样的例子,相信在经常接触网络的网友们眼中并不鲜见,究竟还有多少“偷的不是菜,是寂寞”的哥们和“种的不是牧草,是烦恼”的姐们被游戏?

“偷菜”本来就是个游戏,大家开心玩玩而已,它永远也代替不了现实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现实世界也永远比网络的虚拟世界来得真切、真实。所有的娱乐,都是为了让心情充满阳光,让人生旅途更轻松愉快,让生命的质量熠熠闪光。还是不要让“种菜”“偷菜”左右了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也不必时时挂念着,算计着,被它牵扯着。否则,那就不是玩游戏了,而是被游戏玩了!

清远网友看“摘菜”

怀念:大约是半年前玩过“偷菜”,现在不玩了。

在这个时代,做什么都应该是自由的,一个成年人应该有能力去决定自己该做什么,什么时候做什么,生活本来就是为了开开心心,如果“偷菜”让你开心,那还有什么所谓呢?

aa蜗牛aa:自从开心网有了农场之后就开始玩了,不过玩久了其实感觉这些社交网络的游戏也是无聊时当消遣而已,久而久之也觉得没什么意思。

“偷菜”与“摘菜”改与不改其实没什么所谓,可能这样改的人是想从舆论上规范人的意识,毕竟“偷”不是很好的字眼。

我觉得这主要看每个人对这个东西(偷菜)的看法了,一开始玩可能会比较有意思,我也见过那些人为了偷别人的菜,半夜上网的事情,我倒不觉得怎样,一个人如果真正喜欢一件东西的话,很多的做法都可以理解,就像你喜欢打篮球,喜欢看书也一样;影响工作的话我倒是觉得多少会有一些的,比如那时候单位还没禁掉相关社交网站的时候,我们每天都会上网种菜,偷菜,买奴隶,后来禁掉了大家也没觉得怎样,慢慢就习惯了。

我不觉得类似开心网的交友社区会对我自己的生活有大的影响,可能只是生活多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认识多了几个网络好友而已,其实一开始开心网吸引我的地方是它用了实名制,这是个创新点。但时间推移,感觉也就是无聊的时候消遣一下而已,日常的其他兴趣爱好也没变,比如看书、打篮球、看新闻、正常的工作,都没有受到影响。

朝圣:今年9月开始接触“偷菜”,朋友推荐,觉得有点意思,反正大学生活很无聊。

玩到现在感觉就是一个弱智游戏,就是太无聊,没事干就去一下,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其实没有必要改名的,文化部改“偷菜”为“摘菜”,没有多大意义。

星星:其实没有影响不影响。我觉得现在这个游戏只是每个人生活上的一些小游戏而已。或许有些人会认为是消磨时间的一种办法,是一种精神寄托。可是不能过那个度,我觉得文化部在这方面应该有一些宣传建议,让大家有一种意识,不要过度地着迷。

BOBBOBBOBBOB官方网站IM体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